额度再告急 银行施展信贷腾挪术

全国楼市中国证券网2017-11-13 08:56

实体经济融资需求强劲、金融监管加强促使部分非标融资转向表内信贷、流动性偏紧等多重原因叠加,导致年关银行信贷额度比往年更加紧张。某四大行投行人士告诉中国证券报记者,年底这两个月该行对公额度仅有十几个亿,而宽松情况下可达上百亿。个贷方面同样捉襟见肘,多位个贷经理告诉记者,即便是近期持续火热的经营贷,部分银行放款已排到明年1月份。

在这种情况下,各银行纷纷展开信贷腾挪术。中国证券报记者了解到,金融监管加强令部分灰色腾挪方式难成行,像代持很多银行都不碰了,计划到期结束或维持现有规模不扩大,基金子公司和券商通道业务受监管影响亦大幅收缩。与之形成对比的是,银行间市场信贷资产证券化和银行业信贷资产登记流转中心挂牌转让两个符合监管要求且较合规的出表手段成为新宠。以资产证券化出表为例,即便现在相当部分产品亏本或平价转让,银行考虑到腾挪后投放高收益资产的收益、现金回笼、维系客户关系仍然发行动力充足。

信贷额度捉襟见肘

临近年关,多家银行信贷额度都呈现紧张态势。记者了解到,房贷方面,包括工行、建行、招行在内的多家银行额度都捉襟见肘,放款最快要等到明年1月份。某大型股份制银行个贷经理告诉记者,其所在银行还能接受房贷申请。“批倒是能批下来,但什么时候放款真不敢说。我们行目前房贷利率是基准上浮10%,有的客户想快点拿到钱会在这个基础上主动提高5个百分点,不提利率的客户只能等着。”

深圳一家股份制银行信贷人员告诉记者,今年房贷增速明显变慢,信用贷、消费贷也明显减少,近期持续火热的经营贷也面临无款可放的窘境。

某大行个贷经理告诉记者:“经营贷提交资料到完成审批大约要一个月,12月份或许款能放下来,但也说不好,毕竟到了年底最后一个月,也许要等到明年,我们也不敢跟客户打包票。”一位股份制的个贷经理告诉记者,部分银行经营贷放款已排到明年。

对公方面,额度紧张导致贷款利率不断上行。一位四大行投行团队负责人告诉记者,剩下这两个月该行对公额度仅有十几个亿,而宽松情况下可达上百亿。“利率也提高了不少,如果是优质国企,基准利率上浮6%还能放,如果是一般企业我们利率提高到基准之上上浮30%。”

穆迪分析师徐晶指出,一般监管部门会对银行贷款发放的额度和节奏进行把控,临近年底部分银行信贷额度已经比较紧张。“另外,今年前三季度银行表内贷款增长确实比较快,可以看到银行贷款是今年社会融资增量较高的重要因素,主要由中长期企业贷款和居民贷款驱动,体现实体经济融资和居民信贷需求强劲。再加上房地产调控下银行对房地产相关贷款投放存在限制、MPA考核对广义信贷增速也具有一定约束作用,都可能加剧年底银行信贷额度紧张的态势。”

“今年市场流动性一直偏紧,银行负债端成本抬升也会让其在贷款投放上更加谨慎,尤其要注重选取收益率更高的资产,流动性大环境也造成今年银行额度要比往年更紧一些。”一位银行对公业务团队负责人指出。

腾挪有术

强劲贷款需求叠加表内额度不足,也促使银行挖空心思腾挪信贷额度。银行腾挪信贷空间方式包括银行间代持、走信托或券商通道、发行资产证券化产品、银登中心挂牌转让,但监管趋严令部分灰色腾挪方式难成行,银行间市场信贷资产证券化和银登中心挂牌转让成为新宠。

“代持的话,不论以什么方式代持,都会在银行资产负债表的投资业务或同业业务有所体现。理论上,MPA主要是针对单个银行机构进行考核,合规银行可以为考核存在问题的银行进行代持,这种银行间的腾挪是可以操作的。”一位银行分析师告诉记者,“但现在这类同业套利是监管重点检查的对象,代持腾挪额度的做法很多银行都不碰了。我们走访的一些银行,自己有代持业务,现在打算到期结束或维持现有规模不扩大。”

“之前最常规的方式是让银行作为出资方,借由信托、基金子公司、券商等通道直接放款给融资方,银行持有受益权。但随着监管趋严,基金子公司和券商通道业务大幅度收缩,也对这一方式造成挤压。”业内人士表示,“通过资产证券化方式出表或银行业信贷资产登记流转中心挂牌转让,是符合监管要求且较为合规的手段,也是目前更为主流的方式。”

数据统计显示,2017年前三季度信贷资产证券化发行规模达3220.31亿元,同比增长56%。一位参与资产证券化投资的私募人士告诉记者:“资产证券化产品利率主要依托市场利率,资金面紧张的时候基础利率上行,此外投资者是否愿意投资也会在此基础上造成溢价。像银行以前是不怎么卖消费类资产证券化产品的,今年这类资产出表的时候,投资机构对利率要求会比较高,但现在随着发行产品数量增多、投资者认可度提升,利率水平会越来越接近市场利率,溢价将不断缩小。”

“单看发行资产证券化产品这一项,银行是不怎么赚钱的。我们今年做的好几单产品,基本都是亏着转或平价转,主要是前端贷款利率很难覆盖转让价格利率。像消费类资产证券化产品因为前端利率较高情况会好一些,基本能够平着转。”某股份银行负债管理部人士告诉记者,“银行坚持发行产品的冲动更多在于腾挪低收益资产转入高收益资产、实现现金回笼,有些情况下为了维护客户关系银行必须腾出额度投放,只能亏着转卖。”

银行业信贷资产登记流转中心挂牌转让也是目前主流方式之一。光大信托研究员袁吉伟撰文指出,银登中心挂牌转让可实现非标转标,加之可实现资产包转让,类似于银行间市场信贷资产证券化,且其挂牌流程更节约时间,成为2017年银行信贷资产出表非常重要的渠道。

信贷增速明年或回落

中信证券分析师指出,信贷扩张短期有望持续,预计2017年四季度新增人民币贷款同比增速达17%,创近三年新高。从需求方来看,一方面债券融资成本高企,5年以上中长期贷款基准利率于今年5月底首次突破5年期AAA级企业债到期收益率,贷款融资成为企业的最优融资决策;二来工业品近期暴涨,企业补库存意愿强烈,带动企业中长期贷款持续回升。从资金供给方来看,一方面MPA考核下,表外理财纳入了广义信贷的考核范畴,其业务优势已不再能够覆盖其高昂的资金成本,商业银行未来极有可能回归吸纳存款、发放贷款的传统模式中。同时,在非标监管趋严的情况下,商业银行也降低了非标资产的配置。

该分析师指出,信贷中长期增长缺乏基础。一来债券收益率高位徘徊导致信贷高增长的现象不可能长期维持,贷款-债券利率倒挂现象终将修复;二来监管强化加速表外业务回表进程,垫高新增贷款基数,明年新增贷款增速回落可能性较大;三来个人房贷为主的住户中长期贷款未来增长动力匮乏,以及今年企业中长期贷款的持续高位部分是为“弥补”价格上涨带来的缺口,该模式长期来看不可持续。(张晓琪)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